<thead id="bvpjx"><video id="bvpjx"></video></thead><meter id="bvpjx"><span id="bvpjx"></span></meter>

      <font id="bvpjx"></font><mark id="bvpjx"></mark>

        <font id="bvpjx"></font>

        <sub id="bvpjx"><ol id="bvpjx"></ol></sub>

        <dl id="bvpjx"></dl><mark id="bvpjx"><progress id="bvpjx"></progress></mark>

        <b id="bvpjx"></b>
        中國城鎮供熱協(xié)會(huì )


        大唐集團董事長(cháng) 鄒磊

        供熱取暖是北方居民冬季的頭等大事!


        據了解,我國供暖主要集中在秦嶺—淮河以北的北方十五省,包括東北三省、西北五省、華北五省以及山東北部、河南北部等地,覆蓋國土面積579萬(wàn)平方公里,涉及人口5.72億、超過(guò)全國的40%。


        據相關(guān)數據統計,截至2022年底,北方地區總采暖面積為238億平方米。其中,城鎮和農村分別為167億和71億平方米;清潔供暖面積179億平方米,占比75%,其中,清潔燃煤集中供暖約占40%、天然氣供暖約占18%、電供暖不足10%,其余為可再生能源(以地熱和生物質(zhì)能為主)、工業(yè)余熱等其他熱源。


        我國在推動(dòng)清潔供暖成效顯著(zhù),但仍然面臨一些問(wèn)題有待進(jìn)一步解決。記者了解到,今年兩會(huì )期間,全國政協(xié)委員、中國大唐集團有限公司黨組書(shū)記、董事長(cháng)鄒磊提出了《關(guān)于優(yōu)化北方地區清潔供暖體系建設的提案》。



        清潔供暖占比低

        鄒磊表示,“北方地區當前仍有接近60億平方米非清潔取暖面積,主要依賴(lài)散燒煤或低效小鍋爐,主要分布在經(jīng)濟承受能力偏弱的偏遠縣城、城鄉結合部、農村地區。這些地區基礎設施普遍較為薄弱,燃氣管網(wǎng)條件較差,配電網(wǎng)網(wǎng)架薄弱,且由于分布偏遠和分散,大部分難以實(shí)施集中清潔供暖?!?/span>


        進(jìn)一步挖掘燃煤集中清潔供暖潛力面臨著(zhù)電熱統籌協(xié)調能力不強的突出矛盾。鄒磊提到,“我國火電中40%以上是供熱機組,在采暖季,熱電聯(lián)產(chǎn)機組普遍面臨供熱、供電、調峰三者難以同時(shí)兼顧的矛盾。需要從政策層面給予支持,引導火電機組更好統籌提升保供熱能力和靈活調節能力?!?/span>


        鄒磊認為,清潔供暖中綠色供暖政策不完備、占比相對較低。根據“雙碳”要求,從長(cháng)遠看,需逐步實(shí)現綠色供暖轉型。歐盟在2015年可再生能源供暖占比就已經(jīng)達到28%。


        “而我國當前北方供暖主要依靠化石能源?!编u磊還指出,近年來(lái),可再生能源供暖相關(guān)政策頻出,但相關(guān)配套技術(shù)、標準、價(jià)格、政策等尚不健全,特別是結合可再生能源發(fā)電特點(diǎn)和民生供熱優(yōu)惠的峰谷電價(jià)機制、促進(jìn)按需供熱與精準供熱的熱價(jià)機制尚未大范圍實(shí)施。



        挖掘集中式清潔供暖潛力

        針對上述問(wèn)題,鄒磊提出了三點(diǎn)建議。


        一是多元推動(dòng)北方非清潔取暖區域實(shí)施以分布式為主的可再生清潔取暖。對此,他提出,“國家指導北方各省區市,結合自身資源稟賦特點(diǎn),采取因時(shí)因地制宜、分類(lèi)指導原則,加快探索和推廣適用的清潔取暖技術(shù)路線(xiàn)。在居住分散、集中供暖困難的鄉村地區,指導地方出臺設備補貼、峰谷電價(jià)等支持政策,積極推動(dòng)生物質(zhì)能、太陽(yáng)能等可再生能源分散式供暖?!?/span>


        同時(shí),指導地方政府加強跨區域統籌,在人口規模較大、具備開(kāi)發(fā)集中供暖條件的縣城或城鎮,充分挖掘周邊存量熱電機組供暖潛力,利用超遠距離供熱等技術(shù),推動(dòng)實(shí)施散燒煤和小鍋爐替代。


        二是以存量提升方式挖掘集中式清潔供暖潛力。在鄒磊看來(lái),未來(lái)新能源占比進(jìn)一步提高,熱電機組需更多參與深度調峰,但采暖季供熱機組的電調峰能力受“以熱定電”運行方式制約。


        因此,鄒磊認為,國家指導各地建立合理反映供熱成本、促進(jìn)按需供熱和精準供熱的熱價(jià)機制以及電力輔助服務(wù)市場(chǎng),增強煤電機組實(shí)施供熱改造、熱電解耦、長(cháng)輸供熱的內生動(dòng)力,持續提升集中清潔供熱能力和覆蓋范圍,并指導地方結合區域能源規劃,優(yōu)化地區電源結構和規模配置,合理提升區域清潔供暖和電力保障的安全裕度。


        三是以增量?jì)?yōu)化方式積極推動(dòng)向綠色供暖轉型。對于增量供熱面積,積極推動(dòng)以電代煤、以電代氣等方式供暖,合理布局先進(jìn)高效熱電聯(lián)產(chǎn)集中清潔供暖項目。


        “推進(jìn)供熱機組與可再生能源聯(lián)營(yíng)與耦合發(fā)展,給予供熱機組合理的新能源資源配置指標,逐步實(shí)現集中供暖的綠色替代?!编u磊表示。他說(shuō),“鼓勵引導建設以綠電消納為核心的區域綜合能源站,指導出臺支持綠色供暖的專(zhuān)項峰谷電價(jià)機制、利用棄電供暖的價(jià)格機制等,制定針對性政策引導各方積極探索以電鍋爐、熱泵、蓄熱、光熱、地熱、生物質(zhì)能等多種方式組合優(yōu)化的可再生能源供暖方案?!?/span>


        來(lái)源:“大唐集團”官網(wǎng)

        光棍手机视频,最近中文2019字幕第二页,草莓丝瓜香蕉向日葵榴莲绿巨人ios,色戒在线观看免费